第398章 請你嫁給我好嗎

2022-08-30 作者: 十里山河
  第398章 請你嫁給我好嗎

    葉聲聲沒想到母親居然妥協了。【】

    竟然還親口提議讓大哥跟以寧姐假結婚。

    真的很詫異母親為什麼轉變得如此之快,她問:

    「您確定要我這樣去撮合他們嗎?您不介意以寧姐已婚還帶著個十歲的兒子了?」

    慕容夫人嘆道:

    「你是不知道我這些天都在派人盯著你大哥,他每天跟姓顧的在一起乾的那些齷齪事有多丟人。

    在家族人跟你爸知道你大哥跟那個男人的事之前,我必須讓他變成一個正常的男人。

    至於什麼樣的女人嫁給他,這已經不重要了,只要你能說服你大哥把人給娶了就行。」

    葉聲聲,「……」

    這麼久了,母親竟還在派人盯著大哥。

    怪不得大哥最近都沒怎麼跟以寧姐一起出入。

    想了想,她假啦吧唧道:

    「我是可以跟他們倆好好談談,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說服他們。」

    慕容夫人道:

    「所以你得努力說服你大哥,他若不願意娶,找誰都沒有用。

    只要你大哥願意娶,不管是什麼樣的女人,不管對方需要什麼條件,多少錢,我們都得把這婚事給辦了。」

    葉聲聲點頭表示贊同,「行吧,我努力去說服大哥。」

    生怕女兒不把這事兒放心上,慕容夫人又提醒。

    「聲聲啊,這件事你真的要盡力去幫媽媽做,可不是鬧著玩的,我們整個慕容家的希望都在你大哥身上。

    無論如何,必須讓他在今年年底把婚給結了,行嗎?」

    葉聲聲有些愕然,「今年年底就結婚?會不會太快了?」

    「快什麼啊,你大哥都36歲了,他要是再不結婚,所有人都會起疑,包括你爸。

    到時候別說我保不住你大哥,就是那個姓顧的,他也吃不了兜著走。」

    葉聲聲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忙點頭應道:

    「好,我一定儘快說服大哥。」

    「嗯,你最近憔悴了不少,得好好休息啊,要不跟媽媽回莊園吧,那裡空氣好下人也多,好照顧你跟我那小孫子。」

    葉聲聲拒絕,「我這一回去了,還怎麼有機會說服大哥,大哥又不經常回家。」

    慕容夫人覺得也是。

    跟女兒說了幾句後,就起身去看小孫子。

    晚點的時候便回了莊園。

    因為女兒的事,葉聲聲心裡還是很難受。

    但想到大哥的事迫在眉睫,她只能先隱忍著那份難受,拿出手機給大哥打電話。

    對方接了,葉聲聲問:

    「大哥,你跟顧總在哪兒鬼混呢。」

    慕容南聽妹妹的語氣很正常,便就放心了些。

    「你怎麼知道我跟顧總在一起?」

    「你最近不就天天跟他在一起幹些齷齪事嗎?」

    「嗯?」慕容南蹙眉,有些哭笑不得。

    葉聲聲解釋,「這不是我說的,是我媽說的,她還一直派人盯著你呢。」

    慕容南輕笑,「我知道,所以傳到母親那兒的消息,確實有些不堪入耳。」

    沒辦法,他是故意的。

    為了讓顧總配合他,他可是費了很大的勁呢。

    現在瞧瞧對面坐著的顧總,一雙眼就跟冰錐子似的冷冷地刺著他,慕容南渾身打了個寒顫,忙避開看他的目光。

    葉聲聲繼續道:

    「那恭喜你,成功了。」

    「嗯?」慕容南沒反應過來。

    葉聲聲慢悠悠地說:

    「我媽妥協了,讓我勸你趕緊找個人結婚去應付他們,至於結婚的對象,不論是誰,她都不在意了。

    她甚至還特地提了以寧姐,就是讓你娶以寧姐,也不要你跟顧總在一起,你自己看著辦。」

    慕容南,「……」

    聽完妹妹的話,他怔住了。

    母親終於妥協了?

    她終於不干涉他的婚事了?

    很開心,也很激動。

    起身來慕容南靠近顧清禮,失態地一把抱住他,猛地在他背上錘了幾拳。

    顧清禮覺得這人莫名其妙。

    趕忙將他推開,氣憤道:

    「你有病啊,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對我動手動腳的。」

    慕容南悶笑著退開,擺手道歉:

    「不好意思,我太激動了。」

    但他又忍不住握上顧清禮的手。

    「顧總,這些天真的很感謝你,要沒有你,我也不會如願以償,你對我的這份恩,我定銘記於心。」

    顧清禮嫌棄地甩開他的手,冷不丁地問:

    「什麼情況?」

    慕容南笑道:

    「我媽同意我娶以寧了。」

    然!

    聽到這話的顧清禮,心口狠狠一痛。

    他冷眼瞪著慕容南,明明很在意,卻又傲嬌地蹦出一句祝福來。

    「那恭喜你啊,南總。」

    口氣還很酸。

    慕容南意識到什麼,馬上道:

    「清禮,我知道這對你來說不公平,但……」

    「這是阿寧的選擇,對我沒有什麼不公平。」

    努力穩住自己的情緒,顧清禮轉身走開,聲音冷淡地傳來:

    「以後我們還是不要再見面了,你的存在真的讓我心裡添堵。」

    這些天他到底是怎麼了。

    為什麼要配合慕容南演這麼一齣戲。

    現在好了,終於讓慕容南如願以償了,而他這個舊人,是該從哪兒來的回哪兒去了吧。

    見顧清禮還傷心了,慕容南上前攔住他。

    「清禮,你還在在意?」

    他以為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顧清禮是徹底的放下以寧了的。

    不然他不會如此地配合他。

    沒想到清禮還是在意的。

    「你覺得呢?」

    抬起眼眸迎上慕容南的目光,顧清禮問他:

    「我喜歡了她二十多年,你現在告訴我你能娶她為妻了,我會裝作毫不在意嗎?」

    那是他心愛的女子啊。

    就算想過了放下,讓她幸福。

    可他卻做不到毫不在意,還能笑著恭喜面前這個男人。

    此時看到慕容南因為要娶到阿寧了而高興,顧清禮感覺自己的心痛得就像火在燒。

    他真的沒辦法再若無其事地留在這個男人身邊。

    不然,他會忍不住揍他。

    撞開慕容南,顧清禮闊步遠去。

    慕容南轉身看著他的背影,沒再阻攔。

    「那你先冷靜兩天吧,放心,你的遺憾我來替你補。」

    呵!

    顧清禮冷冷一笑,努力憋著胸口那陣酸楚,感覺像是沙子進了眼睛,雙目乾澀難忍。

    他走到路邊,坐上自己的轎車,沒猶豫地驅車離去。

    慕容南見他走了,半響才收回目光。

    其實他是打心底里佩服顧清禮這個人。

    能為了以寧跟孩子做到這份上,實屬不易了。

    為了感謝這段時間他的配合,慕容南覺得,他一定要想辦法化解小北跟清禮之間的隔閡。

    這會兒想到母親妥協了,他片刻都不想再等,趕忙離開餐廳前去找以寧。

    ……

    壹號府別墅。

    坐在床上的葉聲聲收起手機,想起女兒的事她又陷入了沉痛的悲傷之中。

    葉徹端著吃的走進來。

    坐在床邊,他抬手去拉她的手,「聲聲,你媽跟你說了什麼?」

    葉聲聲回過神,實話實說:

    「媽媽接受大哥跟以寧姐在一起了。」

    葉徹很意外,「這是好事啊。」

    「嗯,我也覺得是好事,大哥終於苦盡甘來了。」

    就是不知道以寧姐願不願意嫁。

    談戀愛跟結婚,可是兩碼事。

    「你大哥可真有一套,只要通過了你媽那關,那他跟以寧的事也就沒任何阻礙了吧。」

    葉聲聲點頭,「我爸基本都是聽我媽的,應該是沒問題了。」

    她低下頭,小臉顯露悲涼。

    葉徹看出了她的傷心,抬手擁她入懷。

    「你不是應該為你大哥跟以寧感到高興嗎,怎麼還難過了?」

    葉聲聲靠進他懷裡,又沒忍住哭出來。

    「我想我的戀戀,我擔心她在外面過得不好,我怕她出事,我怕我這輩子再也見不到她。」

    「葉徹,我想不起來關於她的任何點滴,我覺得我愧對她,她一定對我這個母親很失望吧。」

    葉徹最受不了這個小女人哭了。

    他換了個姿勢將她一整個圈抱在懷中。

    「不會的,我們的戀戀承上天保佑,一定會平安回到我們身邊的。」

    葉聲聲努力忍著自己難受的情緒,抹掉臉頰上的淚。

    他緩緩從男人懷裡移開,看向旁邊的食物。

    「我先吃點東西吧,吃了飯我出去找以寧姐。」

    葉徹忙端了吃的餵她,「我陪你去。」

    葉聲聲拒絕,「你工作不是很忙嗎?我沒事的,我自己去。」

    葉徹不放心,「聲聲,你這個狀態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出門,聽話,我陪著。」

    「可是我就想自己一個人去。」

    她堅持。

    葉徹見她又難過得要哭了,忙抬手給她抹淚。

    「好,我給你配個司機,早點回來可以嗎?」

    葉聲聲點頭。

    雖然沒什麼胃口,她還是硬著頭皮把飯吃了。

    中午離開的時候,她特地去奶媽面前看了眼小糰子,在葉徹的目送下坐上轎車離開。

    葉徹哪兒放心她一個人出門。

    讓奶媽照看好兒子,他後面開著轎車追過去。

    葉聲聲讓司機把車開往墓園。

    依稀記得她見葉徹的第一面就是在墓園,當時葉徹還哭了。

    她有種不祥的預感。

    感覺女兒是不是已經死了,就埋在她跟葉徹再遇的地方。

    所以她要去墓園看看。

    葉徹跟在後面也沒想到聲聲會來墓園。

    他似乎能猜到聲聲來這兒的目的。

    他甚至慶幸,在得知女兒還活著的時候,第一時間就過來讓墓園的工作人員把女兒的墓給撤了。

    要是讓聲聲看到女兒的墓,那她還不得哭死。

    於是當葉聲聲尋了很久,人站在葉老爺子墓碑前的時候,只看到旁邊兩塊墓地是空著的,並沒有找到女兒的墓。

    她鬆了一口氣,雙腿跪在葉老爺子的墓碑前,給老人磕了三個頭才起身離開。

    剛轉身,就看到了不遠處站著一身黑衣,挺身玉立的男人。

    葉聲聲沒想到他會跟過來。

    眼眶一下子就紅了。

    葉徹疾步上前擁她入懷,沉聲道:

    「你是來尋女兒的吧?我跟你說了,她只是走丟了,沒有離開這個世界,總有一天她會回來我們身邊的。」

    葉聲聲靠在他懷裡,還是難掩悲痛之情。

    「可是你們總騙我,什麼都瞞著我,我不信。」

    不來找一遍,她不放心。

    現在沒找到女兒的墓,那麼她心裡還可以再有一點幻想。

    期待有一天女兒真的能回到她身邊。

    「對不起!」

    葉徹抱緊她,「我們確實騙了你,但那還不是因為你不肯振作,我們怕你出事才那樣的。」

    葉聲聲自然明白他們的良苦用心。

    所以她不能喪氣,更不能一蹶不振。

    她要時刻保持清醒,時刻想著女兒,不然等哪天女兒回來她認不出女兒怎麼辦。

    深吸一口氣,葉聲聲從男人懷裡移開,紅著眼望著他。

    「我以後會振作的,也不會再讓你們擔心了,我們先回去吧。」

    「嗯,我去給爺爺磕幾個頭。」

    葉徹走向葉老爺子的墓前,跪下磕幾個頭後,才牽著聲聲離開。

    回家的途中,葉徹接到了顧清禮的電話,讓他去一趟御府別墅。

    想著聲聲跟他說,慕容夫人同意了慕容南跟唐以寧在一起的事,兄弟肯定又要難過了。

    他確實該去陪陪兄弟。

    但他也不能丟下聲聲,便就帶著聲聲一起去。

    傍晚。

    壹號府。

    唐以寧下班回來,率先去隔壁看葉聲聲。

    可聲聲不在,她只好回自己的屋裡。

    剛推門進去,就看到腳下全是玫瑰花的花瓣。

    再抬頭,滿屋子的鮮花讓她錯覺的以為自己誤入了一家花店。

    不,花店都沒這屋裡的花多。

    很驚喜,她放下臂彎里的包包,一步一步往裡走。

    越往裡走,裡面布置的越夢幻。

    站在客廳正中間,她腳踩一地的花瓣,懷望四周。

    真是全屋鮮艷欲滴的玫瑰。

    連牆壁上,吊燈上,樓梯以及扶手,沙發茶几上,還有開放式的廚房裡。

    每一個角落都有序的擺放著,雖然都是玫瑰,可什麼顏色的都有。

    由淺至深,顏色不顯得突兀,甚至美得讓人驚嘆。

    身處這樣夢幻的鮮花之中,唐以寧很感動。

    她沒想到那個沒談過戀愛的鋼鐵直男,還會給她玩浪漫。

    弄這一屋子的花,應該得花不少功夫吧。

    還不等她繼續欣賞,便就看見樓梯上,那個男人一身嶄新的黑色西裝,高大挺拔地走了下來。

    他一手放在背後,一手在前拿著一束手捧花,一步一步帥氣逼人的走向她。

    唐以寧一直覺得這個男人很帥。

    不僅不帥,骨子裡還有著一股鐵血之氣。

    不管何時,只要是待在他身邊,她就覺得很安全踏實。

    他一定不知道吧,現在的唐小姐,很愛他。

    尤其看到他給自己布置的這一切,心裡感動的有些想哭呢。

    慕容南闊步來到唐以寧面前,望著她的那雙眼,溫柔的仿佛能擰出水來。

    他淺笑如風,將手捧花遞給她。

    唐以寧含笑接過。

    可還不等她說聲謝謝,男人卻忽然單膝跪在了她的面前。

    她很詫異。

    緊接著,慕容南的另外一隻手就舉起了一個小絨盒。

    扳開,裡面顯現出了一枚精緻閃亮的鑽戒。

    還不等唐以寧反應,男人好聽的嗓音響起。

    「以寧,在很久以前,我就有用心的在為你設計這枚戒指了。

    我知道,只要我不放手,有一天我會親手將它戴在你的手指上的。」

    「可能現在跟你說這個太突然,但我等不及了,我就想及早給你戴上。

    想成為你下半輩子的依靠,想讓你堂堂正正挽著我的胳膊,出入各種場合。

    更想讓我的家人以及朋友知道,唐小姐是我慕容南的太太。」

    「所以,請你嫁給我,好嗎?」

    
  • 小提示:按【空格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