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負荊請罪

2022-09-27 作者: 樓下水如天
  第二百四十四章 負荊請罪

    本來朱璉準備到碼頭接梁揚祖,被太后太妃攔住了。【無錯章節小說閱讀,google搜尋思兔閱讀】

    今時不同往日。

    雖然梁揚祖是朱璉親筆書信招徠的,但是他帶的臨安朝臣有些多了。

    皇后過於禮賢下士。

    讓山東朝臣怎麼想。

    也會讓這些臨安來人,產生一種錯覺,就是他們走到哪裡都能安邦定國。

    於是碼頭上就只有宗澤和李敬代表朱璉接人。

    連各位公主,女官都沒有跟隨前來。

    無非想告誡這些人,跟著朱璉一起跟金狗鏖戰的,才是未來大宋肱骨。

    梁揚祖是宗澤和李敬的老熟人。

    昔日在磁州,梁揚祖拒絕宗澤提議出兵真定,哪怕康王設宴,同在宴會上,也躲著宗澤,坐在康王麾下另外一側,帶著一群下屬不越雷池半步。

    仿佛根本不屑於認識宗澤和宗澤手下的人。

    連皇室宗親趙不試主動敬酒,也推而拒之。

    聽見李敬二首梅花詩詞也不為所動。

    只有汪伯彥在哪裡自豪進士出生的時候,嘴角露出嗤笑。

    而今卻背負著一根荊條,從船上走下。

    他們是從臨安僱傭的海船出發到日照的,港出海沒多久,就碰上了登州到福建的水師。

    水師留了兩條蒸汽艦艇拖拽他們的船,其餘需要急運的貨物,先行回到登州。

    雖是負荊請罪,梁揚祖依舊高昂著他的頭。

    在跳板上回首看見大宋官員紛紛效仿,一個個背著荊條出來。

    驕傲的梁揚祖嘴角再次露出昔日磁州的那種不屑。

    直到踏上了登州的土地,立刻收斂生態,對著碼頭上宗澤,深躬致歉。

    「宗帥,我錯了,悔不該昔日瞧不起磁州義軍,沒有並肩作戰,導致汴梁陷落,我有罪,請宗帥責罰!」

    宗澤心胸豁達。

    他比誰都清楚,朱璉到山東以後,不管是山東原有部分班底,還是李敬從金狗手中救下來的朝臣,治理山東不成為題,輻射華北也未來可期。

    真要統制整個大宋,缺人,卻有作為的官。

    梁揚祖雖然目空一切,卻是一個做事的人。

    一旦臣服,會堅決的為朱璉排憂解難,會成為朱璉手下一員新的幹將。

    宗澤還沒有答話。

    讓梁揚祖捂臉的是,身後一群臨安的文官學著梁揚祖的話,一個個都沒走下跳板,就吼起來。

    「宗帥,我豬油蒙了心,早該投奔山東,來遲了,來遲了,請宗帥懲處!」

    「宗帥,我負荊請罪,宗帥儘管抽出我身後荊條,鞭撻本官!」

    「宗帥,我們錯了,任打認罰,絕無怨言!」

    對於南方投奔山東的路,從來都沒有堵上。

    這些人如今結伴而來,無非是山東太強,強大到金狗也不能抵擋,而臨安朝廷讓人看不到希望。

    「宗帥,昔日在揚州,本官曾經多次抵報上詆毀山東和娘娘,今日奔赴登州認錯,怎麼罰我都認了!」

    這是一群什麼人啊。

    知道現在登州求賢如渴,不管什麼鳥,一窩蜂打包弄來。

    梁揚祖,你是帶來噁心娘娘的嗎?

    宗澤看向梁揚祖的眼神,又好氣,又好笑。

    「宗帥,我遊說趙鼎時候,正好趙鼎得知朱勝非在遊說朝臣結伴來山東,於是我就隨他們一起來了,家眷都沒來得及從江淮帶回!」

    放下姿態的梁揚祖看見宗澤和李敬都望向了人群。

    連忙呼喊。

    「元鎮,藏一,你們先過來!」

    趙鼎,朱勝非都在後面,也背著荊條。

    聽見前面的官員一個個請罪,一副很丟人的樣子。

    被梁揚祖喊到了面前。

    尬的臉都丟上了天際。

    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李敬難得跟他們多說,冷冷的說了一句。

    「我和宗帥奉娘娘教旨碼頭迎候諸公,請各位上車!」

    全幅鎧甲的李敬都沒穿紫袍,也沒有接受自己,筆直的身體,伸出手臂,對著馬車的方向,再次發聲。

    「請!」

    聽見李敬著急的把人往臨海居送,宗澤差點笑出聲來。

    過來迎接他們的,不是軍隊的戰車,一串的帶蓬馬車。

    除了他自己李敬送他的大馬車,可以邀請綁著荊條的梁揚祖,趙鼎,朱勝非三人舒展的上馬車占著。

    其餘的人,綁著荊條都上不去馬車。

    一個個帶著家眷,分散上車被掛住,然後又相互解開長長的荊條。

    還把荊條放進車裡。

    恍若一場鬧劇,被李敬帶著的士卒們靜靜的看著。

    他也沒有心思去拉攏這些人,把人送到了臨海居,然後就一直到水師營地忙碌。

    各地兵馬都在調動。

    登州水師全力保障各地軍糧,同時配合調動。

    調岳飛所部聯絡陳淬接防,儘快返回登州,調劉錡接防燕京四州,調劉韐帶康字軍留守四州所部趕赴臨閭關接防,調靖字軍臨閭關兩部回到登州。

    命關勝儘快趕赴遼東,命張伯奮,折可求,種彥鴻部儘快拿下太原,張伯奮,王善所部接防雲州等四州,命折可求派副將駐守延安府等地後,到登州覲見朱璉。

    令汴梁趙不試,彭沖所部,即刻趕赴揚州。

    「你小子倒是一下子甩鍋了,把陳書倩和蘇淺淺,祁虹一股腦接到水師營地別院,連喬清瀾和顧無雙也到了登州的宅院,臨安來的那幫人,把我家門都踏破了!」

    水師營地軍規很嚴,進來必須要登基通報。

    但是趙玉盤和趙纓絡一左一右挽著李清照,誰敢攔。

    三個精緻明艷的女人,一路走進了李敬調度船隻的指揮室,看著咧著嘴笑的李敬。

    嗔怪的繼續說。

    「梁揚祖都來了四次,還送上來一些金石禮物給明誠,轉彎抹角,就想讓我問問你,是不是對他有成見!」

    「這倒是沒有,稷下學宮教授,學子都要跟隨大軍南洋征戰,到時候梁揚祖一起去就好了,宗帥對於南下平叛的事情很著急,攆的水師雞飛狗跳的,連船廠馬上下水的新船和改造試航的新船都一起拉出去實戰檢驗了!」

    也是,宗澤給人的感覺總是在跟生命賽跑。

    他很有目標,以前急著親眼見到收復大宋河山,如今又急著看大宋國泰民安。

    天天都會盯著李敬幹活。

    這在臨海居不是什麼秘密。

    李敬這麼一說,趙玉盤,趙纓絡和李清照都笑起來。

    目前的蒸汽船隻,可靠性並不好,經常都可能遭遇故障,好在李敬設計的時候,所有船隻都是雙機以上的動力,部分還是四機,基本上都是雙船以上編隊。

    水師官兵也在日夜培訓下,對機械日趨熟悉,各種大小配件,船上也配著很多。

    即便經常遇見故障,也不慌亂。

    只不過這次南下運兵,加上西洋遠航,對艦隊是一個極大的考驗。

    尤其是部分上船改裝的艦艇。

    船隊擴張太快,培訓有些跟不上了。

    「李敬,這次西洋,你會帶陳書倩,祁虹她們去嗎?」

    李敬擺了擺手。

    「上次本來是去玩的,是太后放不下福建路的茶園,攛掇著南下販運物資,沒想過打這麼多場,如今是去西洋打仗的!」

    趙玉盤早就猜到李敬肯定不會帶,如今確認,頓時竊喜。

    有這群女孩在李敬身邊守著,什麼也幹不了。

    「無雙和清瀾產期臨近,我也要去西洋,誰來照顧她們!」

    「我準備託付祁虹!」

    每每看著一雙的懷兒婆,李敬有些激動,這是他到這個世界的血脈聯繫。

    沒個B超,也沒有剖腹產。

    這年代生孩子,仿佛過鬼門關。

    尤其兩個女人都是頭胎。

    他都可以想像,自己沒有在身邊,兩人會是怎麼樣恐懼。

    「祁虹很能幹,但是她不能讓無雙和清瀾安心!」

    別看顧無雙經常讓店鋪帶東西回來給李敬這幫侍女,不管李敬在沒在。

    但是能感覺出來,顧無雙有些忌憚這群侍女。

    喬清瀾到李敬宅院時候極少。

    李敬也清楚她跟無雙有著同樣的忌憚。

    「有什麼辦法,我總不能把人託付給娘娘?」

    「我讓太后幫忙看著!」

    趙玉盤這麼一開口,李敬和李清照頓時笑起來。

    李敬清楚李清照的意思,從章丘調人,或者把濟南負責顧家店鋪的顧無雙母親接來。

    卻忘了趙玉盤的親媽是鄭太后。

    「去濟南接人吧,錢什麼時候都可以賺的,你給老杜寫封信,也給你爹寫信,讓他們派人幫忙看著顧家商鋪!」

    「我已經派人去接了,我怕她媽媽聽說大名府光復,自己去大名祭拜了!」

    顧無雙母親是個極有主見的人,親手把一雙女兒交給李敬,她很信任李敬,陪著顧無雙在章丘圓房以後就留在濟南經商。

    哪怕兩個女兒都到了登州,她卻一直在濟南,依靠顧無雙路上給他收的奴僕,忙活著顧家的生意,還認領了十幾個養子,她此生心愿就是幫顧家重建,哪怕李敬再三解釋,她也生怕自己拖累顧無雙。

    也許在她心中,小妾只是賣身的奴僕,不敢把李敬看做女婿。

    但是李敬卻不是這麼認為的,現在顧無雙母親身體還是很好的,讓她做點能讓自己樂呵的事情,忙過這段,他也會去大名府幫忙重建顧家,然後把顧無雙母親接到登州來。

    顧無雙思慮周全,出手大方。

    逢年過節,一車車禮物往李家送,顧無雙母親也會給李遠送禮。

    章丘李家上至李清照,下至普通的李家人,都很尊敬她。

    倒是喬清瀾和顧無雙一聽說李敬要去西洋。

    眼淚刷一下就下來了。

    趙玉盤想了想,乾脆派人把喬清瀾和顧無雙接到自己在水師營地的別院。

    這樣忙碌的李敬每天不用去登州城。

    也能看著兩人。

    「我也想陪你們生孩子,讓孩子第一眼看這個世界,都能看見我的模樣,對不起!」

    
  • 小提示:按【空格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