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周夫人坦白

2022-10-02 作者: 簾霜
  第四百零一章、周夫人坦白

    門口爬著一個丫環,偷聽裡面的說話,虞兮嬌出來的突然,這丫環反應不及時,被重重的撞翻在地。【】

    「三……三姑娘。」丫環就勢跪倒在地上。

    「三姑娘,這是……怎麼了?」周夫人急匆匆的出現在門外,看到這一幕,愣了一下,她緊趕慢趕的回來,就怕出什麼事情。

    「周夫人,她躲在門外偷聽。」虞兮嬌抬起目光,看了看滿臉焦急不安的周夫人,緩聲道。

    周夫人臉色大變:「三姑娘放心,我馬上查問此事。」

    「有勞周夫人。」虞兮嬌點點頭,轉身欲走。

    「三姑娘,信康伯世子……」周夫人急忙叫住她,偏頭往正廳方向看了看,暗示裡面的信康伯世子。

    「周夫人,信康伯世子是為了父親之事來的,以後這事不必再找我。」虞兮嬌微微一笑,眸色從容的看向周夫人。

    「是……我明白,我知道了。」周夫人眼神慌亂游移。

    虞兮嬌抬步往外走,周夫人站定平靜了一下呼吸。

    「夫人?」跟在她身邊的丫環低聲提醒她道,正廳的門口處褚子寒走了出來,臉上的神色看著雖然平靜,眼底卻有幾分陰鷙。

    「周夫人。」

    「信康伯世子。」周夫人忙收斂起心中的千頭萬緒,側身一禮。

    「周夫人客氣了,我還有事就先告辭。」褚子寒努力平復著心情,緩聲道。

    「信康伯世子請。」周夫人道。

    褚子寒面色冷凝,轉身大步離開。

    周夫人的眉頭緊緊的糾結了起來。

    「夫人?」丫環再一次提醒,周夫人嘆了一口氣,整個人的肩膀松垮了下來,身子搖晃了一下,丫環急忙伸手扶住。

    「扶我進去。」周夫人喃喃的道。

    丫環用力扶著她進到屋子,而後在椅子上坐下。

    周夫人捂著胸口喘了兩下,閉上眼睛不說話。

    她沒開口,丫環也不敢說話,好半響周夫人才睜開眼睛,:「我……是不是錯了?」

    「夫人,三姑娘知道恐怕會生氣的。」丫環香翠點頭,「趙公子其實沒什麼事。」

    夫人原本不離開,要在這裡陪著三姑娘見客的,必竟三姑娘不是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單獨在客廳里見一個外男,總是有些不太方便,若有夫人在邊上相陪會好一些。

    可沒曾想婆子來報趙公子突然暈倒了,夫人一邊請大夫,一邊急忙過去看趙公子。

    這事還不能說,三姑娘不喜趙公子,之前已經明明白白的對夫人表示過了。

    「表哥好好的突然間就暈倒了,大夫現在還在替他看著,我又不得不回來。」周夫人眼眶紅了,眼淚落了下來,事情太多,覺得焦頭爛額,方才居然還有一個丫環偷聽被抓住,周夫人更覺得焦慮、煩燥。

    「夫人,趙公子處奴婢一會就去問,您先別急。」香翠道,對於這個不知道從哪裡跳出來的表公子,香翠其實是不認同的。

    這位表公子看著很是文雅講禮數,可香翠就是覺得有時候他這話說的,聽起來別有幾分意味在裡面。

    「表哥在京中就只有我一個親人,如果他真的有事……」周夫人六神無主,手捏著帕子抹起了眼淚。

    「夫人,奴婢想問您一句話。」香翠嘆了一口,她跟著周夫人日久,又是周夫人的心腹,有些話她覺得不得不說。

    「你說就是。」周夫人道。

    「夫人,今天的事情您一會還是自己對三姑娘說明白的好,若是讓三姑娘自己查出不妥當,別說是表公子,恐怕您也會受牽累。」香翠道。

    「可是,表哥他真的出了事情……」周夫人眼淚又落了下來。

    「夫人,表公子是不是真的出了事情,我們暫不說,奴婢就問您方才過去有什麼用了嗎?」香翠一臉正色的道。

    府里的情景香翠都看在眼中,具體如何她只是一個丫環,並不太清楚,但是有一點她可以肯定,自打三姑娘回京之後,自家夫人是得了利的,從一個病的幾乎起不了身的姨娘,變成了總管著宣平侯府內務的夫人。

    夫人身上的變化幾乎是翻天覆地的。

    香翠很感謝能拉夫人一把的三姑娘,方才夫人離開的時候,她就想把夫人拉住,無奈那時候夫人急的亂了心神,根本聽不進她的話,一心想去看看表公子。

    「不看看,我……不放心。」周夫人低下頭。

    「夫人現在放心了,可是三姑娘這裡卻出了事情,夫人知道信康伯世子上門是為了什麼,為什麼點名要見三姑娘,為什麼方才還有丫環在門口偷聽,信康伯世子走的時候奴婢看著沒什麼好臉色。」

    香翠把所有的疑問都提了出來,每一個疑問都表示事情不簡單。

    無緣無故,信康伯世子絕對不會求見自家三姑娘,更不會有丫環躲在門外偷聽,這丫環香翠認識,就只是一個粗使的丫環罷了,哪來那麼大的膽氣,敢偷聽三姑娘說話。

    「我……」周夫人無言以對,心裡突突的跳了幾下,隱隱覺得不安。

    「夫人,應當是出了什麼重要的事情,您現在趁著三姑娘才回去,還沒有問清楚您去了哪裡,早早的去對三姑娘說明白,順便也問問出了什麼事情。」香翠給周夫人出主意道,以前夫人也是個有主意的,似乎這位趙公子來了之後,夫人就變得有些不同。

    「我現在就去?」周夫人捏著帕子的手鬆了又緊了。

    「對,您快些去。」香翠肯定的道。

    見她如此肯定周夫人平了平氣,站起來:「我們去瑤水閣。」

    瑤水閣里,虞兮嬌才回到正屋坐下,就聽到說周夫人來了,沉默了一下後,讓晴月把周夫人請進來。

    「三姑娘,方才是我的不是,原本我在廳房陪著信康伯世子的,突然有婆子來稟報我表哥暈倒了,我這才匆匆過去看看的。」周夫人一進門就對虞兮嬌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虞兮嬌沉默的聽完之後,微微一笑:「周夫人,我再去請一位府里常請的大夫過來,可好?既然是暈倒了肯定不是小事,特別還是一個男子。」

    「好,好,多謝三姑娘,多謝三姑娘。」周夫人眼眶又紅了,方才過來的時候,是準備受三姑娘斥責的,沒想到三姑娘不但沒說她,還替她再請一位大夫。

    方才請的大夫還是就近請的,聽小廝說他才出門就遇上了,焦急之下就把人先請進來。

    「周夫人,令表哥處,我會讓大管家多注意的,這段時間周夫人還是不要過去,先問清楚後再說,父親處可能得麻煩周夫人多照顧了。」虞兮嬌道。

    「侯爺……出什麼事了?」周夫人一愣後,聲音顫抖起來。

    「父親今天和信康伯在宮裡打起來,可能會受罰,我一會請大夫過來,若父親回來先看父親的,若父親沒事,就去看令表兄。」

    虞兮嬌安排道。

    「好,好。」周夫人已經被這個消息震的慌了神,抹著眼淚連聲道,後悔自己當時怎麼就離開了,居然錯過了這麼重要的消息,幸好自己聽了香翠的話,否則可能就真的誤了事情,聽了這個消息,她哪裡還坐得住,「三姑娘,我先去外面候著。」

    說著站起身就走。

    看著周夫人急切而匆忙的樣子,虞兮嬌嘆了一口氣,伸手揉了揉眉頭,方才在看到丫環偷聽的時候,她是有惱意的,但現在看到這樣的周夫人,又極無奈。

    大夫她已經派人去請了,父親這一頓打可能逃不掉,就不知道會打的如何,父親之前的傷勢還沒好。

    「叫徐嬤嬤進來,讓她去找大管事準備抬床。」虞兮嬌吩咐晴月道,她怕周夫人沒想到父親傷的太重。

    「奴婢現在就去。」晴月明白事情的重要性,忙道,急匆匆退了出去。

    虞兮嬌又揉了揉眉頭,褚子寒不足為慮,倒是府里住著的這位表公子很有意思,居然在這個時候「病」了,而且還是暈過去的,這來的還正是巧。

    「姑娘,徐嬤嬤過去了。」晴月重新挑帘子進來。

    「去查一下,今天有沒有誰去找這位表公子,或者找了表公子身邊的小廝。」虞兮嬌道,府外的事情未了結,府內又有事情,內憂外患,這位表公子絕對有事情。

    「奴婢現在就去查。」晴月點頭,但又擔憂的道,「可是信康伯世子會不會……又鬧出新的事情?」

    「明月已經在安排了,他現在自顧不瑕。」虞兮嬌冷笑,目光幽深不見底。

    褚子寒氣沖沖的離開宣平侯府,在馬車上狠狠的一跺腳,臉色陰沉可怖。

    「世子,我們現在回府嗎?」小廝小心翼翼的問道。

    「回府去。」褚子寒冷聲道,目光從車窗看向外面的宣平侯府,他就不信一個小女子敢真的跟他頂。

    兩家的親事不認也得認,就算最後不成,虞兮嬌的名聲也沒了,以後更不要想嫁一個好的:「找人去市井宣揚兩家的親事,就說兩家已經有口頭婚約,如今宣平侯府想另攀高枝,想毀口頭婚約。」

    不嫁自己也別想嫁給什麼好的。

    褚子寒冷笑。

    「奴才現在就去辦。」小廝伶俐的從馬車上下來。

    馬車轉到宣平侯府面前的大街上,匯入人群中,小廝等馬車離開,也轉身抬步往前走,沒想到才到轉彎處,對面衝過來一個女子,還沒等小廝看清楚,兩個人就撞上了……

    
  • 小提示:按【空格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