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進化,賜死之槍!

2022-08-09 作者: 北川南海
  第160章 進化,賜死之槍!

    林宵接下『調查蠅災』的委託,並未著急行動。

    畢竟,運用新獲得的「暴怒之力」,磨礪自身的格鬥技術,能提升面對『暴食魔神』的生還率。

    接下去的兩天時間。

    林宵待在虛擬世界的訓練室中,刻苦訓練。

    注入「暴怒之力」的部位發硬,揮汗如雨的同時,『啪啪啪』的聲音不絕於耳。

    是的。

    林宵不具現隕星劍,正憑拳頭,與虛擬投影格鬥!

    有虛擬投影作為專業陪練,輔以強化身軀的「暴怒之力」。

    再加上他每天都在虛擬世界,進行100個仰臥起坐和100個伏地挺身,再加10公里長跑。

    他的格鬥技術突飛猛進,什麼『強手裂顱』『蓄意轟拳』之類的拳技,都能有模有樣。

    「從劍魔轉職成腕豪了,屬於是。」林宵胡思亂想。

    八月一日上午,結束今天的訓練。

    林宵退出虛擬艙,沖了個涼水澡,隨便做了份沙拉對付午飯,坐在餐桌旁咀嚼生菜葉,扭頭注視窗外的烈陽。

    「天氣太熱了,難怪會爆發蠅災……」

    高溫間接導致食物腐爛、污水發臭、蠅蟲橫行,而這又容易引發傳染疾病。

    林宵作為遊戲策劃,回憶起卡師指南里,有關『暴食魔神』的信息。

    『暴食魔神』名為別西卜,別號『瘟疫之王』『蠅之主』。

    雖然在遊戲裡,被設定成美少女的外型,尊號『緋紅女皇』,但本體是只大蒼蠅。

    據《失樂園》的描述,其性格深思熟慮,行事警惕,在墮天使中的實力僅次於路西法。

    其最擅長的,並非饕餮那般的『吞食』,而是遮天蔽日的蠅蟲群,加之恐怖的流行性瘟疫。

    想要調查蠅災,首先要保證自己不會被瘟疫感染。

    「有隕星武裝在,蠅蟲應該咬不動我。」

    林宵心道:「可能的話,找路西法打聽一下,別西卜的弱點……」

    打定主意,下午去見路西法,順帶讓薩麥爾和偶像見一面。

    旋即。

    林宵點開光幕,清點『暴怒魔神事件』之後,姍姍來遲的後續獎勵。

    首先,是梵剎天承諾的感謝金到帳。

    用於感謝重劍人大佬手下留情,沒有把失控的他給斬了。

    也不知道他是從哪裡籌到這筆錢,反正肯定不會正經路子。

    林宵也沒在意,大方收下……連魔神都敢契約,哪還怕收黑錢!

    這筆錢用作開設酒莊的前期投資,綽綽有餘了。

    其次,調查組的浮櫻分部,為感謝跨國援助,提供了一張素材卡,「天之沼精鐵」。

    所謂『天之沼』,是浮櫻一座盛產稀有金屬的小島。據說是由「天沼矛」槍尖上墜落的一滴水所形成。

    天沼矛又名『天之瓊矛』,是伊邪那岐的傳說武器,祂曾用這把武器創造浮櫻的陸地。

    這塊精鐵,是『紫色史詩』級別中品質較高的素材。

    跨國援助居然沒有金色素材,讓林宵有些遺憾。

    但考慮到這張素材與「猩紅之槍」相性較高,林宵也沒強求。

    「天之沼精鐵」能作為猩紅之槍六階突破的材料,但還不夠,還得再選擇一個主要素材才行。

    「我看路西法的血就挺適合……」

    林宵陷入沉吟:「沾染耶穌之血的朗基奴斯槍成為傳說聖槍,那沾染路西法的血,怎麼說也能進化到史詩品質啊!」

    普通的血滴肯定不符合,得是沾染本源氣息的精血才行。

    問題是,如何忽悠路西法,自願給出精血呢?

    望著櫃檯上鋥光發亮的調酒壺。

    林宵目光微微閃爍,若有所思。

    ……

    下午時分。

    林宵在牛郎店『伊甸園』的高級雅間內,見到了精神狀態不錯的路西法。

    銀髮魔神穿著西服正裝,優雅地飲著紅酒,淡然道:

    「有何要事。」

    「有個惡魔,想和你見一面……」

    林宵具現卡片『暴怒魔神·薩麥爾』。

    光粒凝聚成一條毒蛇。

    薩麥爾盤著身軀,仰著三角形的腦袋,眼睛睜大,難以置信:

    「路西法大人?!」

    路西法微微皺眉:「你是……」

    「我是薩麥爾啊!」毒蛇語無倫次,「時隔千年,竟然能與您再度相見,我真是……不知該怎麼形容!」

    場面宛如老鄉見老鄉,相當感人,只可惜兩位老鄉,現在都和地主簽了賣身契。

    路西法:「你為何只剩本體,肉身呢?」

    毒蛇回望一眼林宵,看這也不像是能找路西法出頭的場合,尷尬道:

    「這個,說來話長……」

    祂湊近路西法,悄聲道:「您該不會,也簽了那份契約吧?」

    路西法目光微微閃爍,道:「他既然能拿出輪迴之主的契約作為擔保,與他立約,未嘗不可。」

    即便是上帝,也曾與人類立下誓約。

    傲慢魔神與林宵的誓約,便是要求他,繼續調查【末日】。

    但這可是睥睨世間的晨曦之子!

    光是與人類簽訂契約,就如同光環被打破!

    對薩麥爾來說,此刻的心情天翻地覆,有種『見到偶像落魄了』的複雜心理。

    身後的人類,居然能脅迫路西法大人,與他簽訂契約。

    甚至還能奪走我和路西法大人的本源之力……

    用人類的說法,他比魔神更像是魔神!

    暴怒魔神背對環抱手臂的林宵,在心底輕輕嘆息。

    地獄空蕩蕩。

    魔鬼在人間吶。

    薩麥爾:「對了,路西法大人,您行走人間,是以何種身份?」

    自己雖答應林宵幫忙釀酒,但薩麥爾相信,路西法大人在人界的身份絕對不低,否則不可能擁有這間精緻的居所。

    路西法沉吟:「以人類用語,我目前是,男公關」

    薩麥爾一愣:「男公關是何物?」

    林宵遞來一個平板:「自己搜索,我和路西法還有要事商量。」

    暴怒魔神盤繞著蛇身,湊頭望向平板,祂多少比路西法更了解人類社會,琢磨了一番用法後,用蛇尾划動著屏幕。

    片刻後,薩麥爾臉色灰白,燃燒殆盡般,趴倒在桌面。

    一副人生幻滅,已無指望的虛無之感。

    魔神之首,現在,是『牛郎』?

    怎麼可能…假的,一定是路西法大人在和我開玩笑。

    可是,路西法大人從不屑於說謊。

    連祂都只能當牛郎,那我替林宵釀酒,似乎還得了便宜……

    這便是黑鐵時代的殘酷之處嗎……

    暴怒魔神心灰意懶。

    累了,【末日】趕快降臨,毀了這個世界吧!

    路西法並不打算解釋…對祂來說,這裡算是個觀察人生百態的好地方。

    就算有【黑龍契約】,路西法想走就能走,耶穌也留不住祂。

    現在,只是暫時休整。

    林宵:「我想請你幫個忙。」

    「什麼忙?」路西法說。

    林宵:「我想知道『暴食魔神』的具體能力。」

    「你在開玩笑嗎?」路西法淡淡地說。

    眾所周知,在談判中,如果想讓別人答應第二個要求,最好先讓別人先拒絕第一個要求。

    這樣一來,即使對方想要繼續拒絕第二個要求,也會顯得猶豫。

    林宵自火種里取出儲物卡,具現出一整套調酒工具,平靜道:

    「我們喝杯酒繼續聊。」

    路西法抬眼看了眼林宵,不動聲色。

    自己當時徘徊街頭,的確欠他一個人情。

    但自己也絕無可能,用透露其他魔神的情報,來償還這個人情。

    可林宵接著獻殷情,又是何故……

    路西法正思忖著,嗅見馥郁的酒香,抬起目光。

    只見林宵雙手各持一支酒瓶,黑色源力燒光軟木塞,酒香從瓶口四散,鮮紅的酒液淌入調酒壺當中。

    「你要自己親自調酒?」路西法問。

    林宵點頭說:「等你喝完這杯,我們再聊也不遲。」

    雞尾酒的基酒往往以威士忌、朗姆酒等為主,而這杯林宵用紅酒作基酒調製的氣泡酒,名為『桑格利亞』:色澤腥紅,口感清甜爽口,猶如熱情似火的火烈鳥。

    調製完成,雞尾酒杯的氣泡酒冰塊浮沉,果香與酒香好似協調的交響樂。

    猛地一瞬,路西法仿佛見到那杯雞尾酒,綻放出璀璨的金光。

    林宵分別將兩杯雞尾酒推向毒蛇與路西法,示意兩者品嘗。

    薩麥爾:「……你不會是在裡面加了奇怪的作料吧。」

    林宵斜睨道:「不喝拉倒。」

    另一邊。

    路西法本就對紅酒感興趣,優雅地舉起酒杯,輕呷一口,似有靈光乍現,眼眸綻放光亮。

    祂一飲而盡,閉目沉醉,回味著說:

    「味道……和我千百年來品嘗過的紅酒都不一樣……很不錯。」

    毒蛇同樣飲了口『桑格利亞』,發怔片刻。

    品質如此不堪的紅酒,也能有如此滋味嗎……

    如果用上我釀造的紅酒,那豈不是滋味能更上一層!

    路西法睜開眼睛,望著林宵,緩緩道:

    「『等價交換』是與惡魔交易,不變的法則……」

    「你提供了這杯酒,那麼,打算從我這兒獲得什麼呢?」路西法問。

    林宵微微一笑,和聰明人打交道就是方便,也不用藏著掖著了。

    「我的卡片,目前還需要一張主素材,所以,想看你能否提供些幫助。」林宵說。

    「從我這裡獲取素材?」路西法說,「是何類型的卡片。」

    林宵:「長槍。」

    路西法沉默一瞬,道:「我明白了……是『聖槍朗基奴斯』的傳說,指引你找到了我。」

    林宵點了點頭。

    朗基奴斯本是執刑人手中普通的長槍,因沾染耶穌的血,成為聖槍。

    「猩紅之槍」本就有『吸血』的能力,用路西法的血液,作為突破素材,再合適不過!

    路西法無奈搖頭:「我未曾盯上你的血液,倒是你主動打起我的主意。」

    「也罷。」路西法望著空空如也的雞尾酒杯,低聲道:「以後能再次品嘗就行……」

    祂的眼底燃起一簇紫色火焰,眉心飛出一滴殷紅的紫色血珠,落至林宵手中,逐漸轉化成傳說級別的卡片。

    【魔神之血:凝聚魔神力量的本源之血,好似沸騰的岩漿,極為珍貴。】

    薩麥爾:Σ(?Д?;)

    我看到了什麼?

    除了本源之力外,路西法大人竟然連本源之血都給了林宵?!

    快停手啊,路西法大人,這個人類都快把您給薅禿啦!

    路西法的臉色萎靡了不少,語氣依舊淡漠:

    「如此一來,交易達成,我欠你的人情還清了。」

    林宵看著新到手的金色素材,驚訝於路西法的大方,樂呵道:

    「想喝酒的話,隨時找我,還有…我不介意你再多欠幾個人情!」

    路西法無奈搖頭,卻又的確懷念剛才的滋味,擺出送客架勢。

    薩麥爾本想再和路西法聊一會兒,被林宵強行收回了卡片…

    這傢伙擅長蠱惑,不能讓祂擅自行動。

    等到酒莊事宜敲定,就把祂拉去當苦工!

    回到家中。

    林宵將「天之沼精鐵」與「魔神之血」作為主素材,著手「猩紅之槍」的六階突破事宜。

    其實相較『無敵大哥』隕星劍,一直默默成長的「冰槍術」,更像是王道漫的男主。

    把雪山意外獲得的『冰槍術』,培養成能和神明抗衡的卡片,也算是林宵的小目標。

    具現出「猩紅之槍」,林宵握住血紅色的槍身,似在和戰友對話,道:

    「【魔神之血】可能會讓你有些痛苦…承受不住的話,給我感應,我會中止強化的。」

    猩紅之槍:ヾ(?`Д′?)?彡

    重鑄長槍榮光,我輩義不容辭!

    似感知到卡片本身的意願,合成面板里的突破成功率,高達90%。

    林宵還是有些不放心,又抱起大福來回薅了幾遍,旋即確認突破。

    精鐵熔作鐵水,注入槍身,長槍『呲呲』作響,勉強支撐。

    而當沸騰岩漿般的魔神之血,觸碰到「猩紅之槍」時,槍身像是熔斷般裂開一條大口子!

    讓藍色品質的「猩紅之槍」,承受魔神的力量,還是太勉強了……

    林宵決定放棄突破,意外發現卡面發生變化。

    卡片圖案上的血紅色長槍,槍尖染上一絲黑色的煞氣,突然綻放出耀眼白光,卡片名隨之改變!

    與之同時,耳旁響起悅耳的提示音。

    林宵驚訝道:「進化了!?」

    【賜死之槍】

    【品質:紫色史詩】

    賜死之槍的槍身為暗紅色,槍頭纏繞似有若無的黑色煞氣。

    相較通體血紅的「猩紅之槍」,賜死之槍多出一絲內斂,又有著魔神般的可怖氣息。

    【突破成功!】

    【賜死之槍等級上限提升至70】

    【本次突破解鎖:奧義·千棘貫殺!】

    【千棘貫殺:鎖定目標,投擲賜死之槍,劃開一條猩紅色的直線。長矛擲出後不可閃避,命中敵方目標後,將在敵方體內四濺倒鉤並穿體而出。】

    【說明:受魔神之血詛咒的長槍,帶來殺戮,賜下死亡。】

    林宵微微一怔。

    還真是庫·丘林武器『蓋伯爾加』的模板!

    ……

    ------題外話------

    先打暴食,再解決怠惰=-=

    。

    
  • 小提示:按【空格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