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考慮清楚了嗎?

2022-09-30 作者: 辣醬配鹹魚
  第613章 考慮清楚了嗎?

    「若是你輸給了我!

    從今往後,你們道家天宗的弟子,百年之內,不得踏入黔靈洲半步。【無錯章節小說閱讀,google搜尋sto520思兔閱讀】

    如何?」

    蘇離的聲音在平原之上傳盪而開。

    聽著蘇離的話語,所有人皆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道家天宗弟子,百年之內不得踏入黔靈洲半步!

    天啊!蘇師兄好狂好霸道啊

    這就是蘇師兄嗎?

    怎麼辦!

    好帥!

    蘇師兄對待我們的時候,是那麼的溫柔,那麼的低調。

    而對待敵人的時候,卻是如此的狂妄!

    好愛!

    蘇師兄真的好給人安全感

    「這」

    天玄子猶豫了。

    雖然說自己是聖子。

    但是自己又不是宗主。

    所以天玄子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代表天宗。

    如果是自己的事情就算了。

    可是這關乎到整個宗門,這就要是謹慎對待了。

    不過,如果自己不答應的話,蘇離就不會和自己對決。

    蘇離不和自己對決,那自己該怎麼辦呢?

    「天玄子,答應他吧。」

    就在天玄子糾結之時,從空中傳來一道老者的聲音。

    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踏空而來。

    「呦,老東西,好久不見了啊。」

    此時周無情也是前來。

    「見過周聖主。」

    道家天宗宗主作揖一禮。

    「我家弟子給諸位帶來麻煩了,這裡老夫先道歉了。」

    天宗宗主微微低頭,很有禮數。

    「哈哈哈,自古英雄出少年,如今大世來臨,天驕輩出,我們這些老傢伙早就不行了,同輩之間的較量而已,無妨無妨。

    再者,愛美人之心,人皆有之。

    為了好看的姑娘而爭鬥,我們年輕的時候又不是沒幹過。」

    「也是」

    天宗宗主笑著點了點頭。

    「徒兒,你便是答應對方吧,無非就是不能踏入黔靈洲而已,無礙的。」

    天宗位於的是拂塵洲,在黔靈聖地又沒有分宗甚麼的,天宗的弟子本來就不怎麼踏入黔靈聖地。

    只不過之後在黔靈聖地有什麼機緣的話,就與天宗無關了。

    但是這種可能性很小。

    所以天宗基本沒什麼損失。

    答應了就答應了。

    「是。」

    天玄子對著自家的師父作揖一禮,然後轉過身對著蘇離一禮。

    「既然如此,那就應蘇道友的要求。

    若是我輸了,我放棄忘蝶,並且天宗不得踏入黔靈洲半步。

    若是蘇道友輸了,也請蘇道友放棄忘蝶。」

    「無所謂,反正你贏不了。」蘇離漫步盡心道,語氣聽起來囂張極了。

    天玄子眉頭微抽:「蘇道友請出招吧。」

    「來者是客,你先手吧。」

    蘇離背負著雙手,看起來是那麼的顯聖。

    「既然如此,那貧道就不客氣了。」

    天玄子揮出手中拂塵。

    清風化為一條巨龍朝著蘇離撲去。

    「借一把劍。」

    蘇離對著一個師弟緩緩開口道。

    下一刻,那一個師弟要腰間的佩劍掙脫出劍鞘,朝著蘇離的手中飛去!

    蘇離握住長劍,一劍而過。

    白色的劍浪將風龍劈碎。

    劍浪劃向天玄子,天玄子舉起拂塵格擋。

    強烈的劍氣直接將天玄子衝出五十米遠。

    天玄子手中的拂塵掉了很多毛,他的虎口都麻掉了。

    「好強的劍氣!」

    周無情和天宗宗主的心中皆是發出感嘆。

    天宗宗主沒想到對方的劍氣竟然如此的強烈,簡直世間罕有!

    周無情就更沒想到了。

    在他的印象中,蘇離是用刀的才對,什麼時候蘇離的劍氣這麼強了?!

    就像是蘇離花了數萬年的時間鑽研劍道一般。

    蘇離前往鬼域究竟是得到了什麼樣的機緣?

    同樣,熊達等人也是驚得張開嘴巴。

    好傢夥,老蘇竟然會用劍?

    而且劍氣還這麼強?!

    老蘇這傢伙去了什麼地方了?

    他莫非是被哪一個劍道大師給傳功了不成?

    「老頭子,小離這劍氣,相比於你,如何?」

    另一邊,趙夫人問向了自己的夫君。

    趙雄拓眉頭微微蹙起,然後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我遠不如他。」

    趙雄拓心情很是複雜。

    想七八年前,自己第一次見蘇離這個毛頭小子的時候,他還不過是築爐境,連洞府境都沒有!

    可是現在,還不到十年的時間。

    這個小子便已經是到了玉璞境,而且他的劍道造詣還如此深刻。

    趙雄拓有一種感覺。

    那就是自己若是和此時的蘇離比劍的話。

    同為玉璞境的自己,還扛不住蘇離三十劍!

    果然,在這大世之下,天才輩出。

    看來新時代已經是沒有乘載我這個老傢伙的船了。

    「蘇師兄!」

    「蘇師兄!」

    「蘇師兄!」

    平原上的師弟師妹們先是一愣,緊接著便是呼喊著蘇離的名字。

    他們不知道蘇離幾年前的實力如何。

    但是他們知道,自己的蘇師兄如今很是紐幣!

    這就足夠了。

    天玄子站穩腳步,拂塵一揮,嘴裡念動著法決。

    經過剛才的那一劍,天玄子覺得自己已經是看清楚蘇離的實力了。

    天玄子打算速戰速決,絕對不能被對方代入他自己節奏。

    於是乎,天玄子立刻便是祭出了大招。

    一條光陰長河在蘇離的身邊不停地圍繞著。

    而在蒼穹之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陰陽圖。

    陰陽圖一陰一陽的陰魚和陽魚從空中緩緩飄下。

    陰魚化為一隻巨大的鯤,而陽魚則是化為一隻大鵬!

    鯤鵬同時朝著蘇離鎮壓而下。

    而光陰長河死死的將蘇離給束縛,就如同一條鎖鏈一般!

    下一刻,光明從的層雲之中灑下,罩在天玄子的身上。

    天玄子不停地變大,最終融入於真武大帝的法相!

    天玄子伸出手,那如山一般的大手朝著蘇離抓下。

    這是天玄子最強的一招。

    這一招已經是牽扯到道韻。

    天玄子要一招定勝負!

    平原上的大部分修士看著這一招,額頭已經是冒出冷汗。

    如此強大的道韻威壓,他們從來都沒有見識過。

    這一招,蘇師兄真的能夠擋住嗎?

    蘇師兄真的沒有問題嗎?

    不少人的心中已經時開始擔心起了蘇離。

    「可惜了,還不夠。」

    蘇離看著把一隻朝著自己抓下的手掌,不由搖了搖頭。

    若是以前,蘇離覺得自己可能還會有點慌。

    但是現在,進過了西域時蜃樓的那一戰,再經歷了鬼域時面對幽和泉的那一戰。

    再看著天玄子所用出來的這一招,蘇離感覺已經是有幾分的小兒科了。

    不說其他。

    單單是在眼界這一方面,蘇離和天玄子已經不是同一個等級的了。

    蘇離再一劍揮過。

    這一劍是十三海的最後一劍。

    但是這一劍,蘇離卻收了幾分力道,只有當時斬向幽和泉那一劍的五層功力。

    否則的話,在這一劍之下,這個天玄子基本上凶多吉少。

    無盡的劍氣在空中不停地肆虐著。

    劍氣攪碎了纏繞在蘇離周身的光陰長河。

    劍氣斬掉了鯤鵬。

    這一道劍氣砸碎了真武大帝的拳頭手掌法相,一劍砍在了天玄子的身上。

    天玄子倒飛出去。

    幸好的是天宗宗主將其接住,要不然這個天玄子就要很是丟臉地砸向小平原了。

    「師父。」

    「別動,為師給你護住心脈。」

    天宗宗主打斷了天玄子的話語,直接以靈力護住了天玄子體內的真氣,不停地將蘇離的那一道劍氣給排出。

    一劍過後,蘇離有一些空落落的。

    怎麼說呢。

    也不是打的不夠盡興,而是對方連讓自己認真的實力都沒有。

    蘇離並不是覺得天玄子很弱。

    實際上,天玄子真的很強了。

    在這個年紀有這種境界,已經是極其難得的事情了。

    但是蘇離已經是可以明顯地感覺到,

    那就是自己的實力,和這些所謂的天驕,已經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了。

    想來也是。

    自己這些年以來的對手,同輩的人又有多少呢?

    自己什麼時候不是在越境對敵。

    自己所經歷的生死之戰,絕對不是這個天玄子所能夠比擬的。

    如今同境對決,自己反而是有幾分欺負小朋友了。

    打的完全不過癮。

    「這一戰,是我們輸了,從此往後,道家天宗弟子,不會前往黔靈洲一步。

    而如今在黔靈洲歷練的道家天宗弟子,我們會儘快召回。」

    天宗宗主嘆了口氣。

    深深地看著蘇離一眼。

    「老夫帶著徒兒先去療傷了,就先不打擾了。」

    語落,天宗宗主帶著天玄子直接飛離。

    他必須儘快將自家弟子體內的劍氣完全逼出。

    否則的話,天玄子很有有可能會留下後遺症。

    「ohhhhhhh!」

    「蘇師兄無敵!」

    「蘇師兄天下第一!」

    「蘇師兄就是天!」

    「蘇師兄,給一個機會吧,我只想跟你生猴子!」

    「蘇師兄,我想和你擊劍!」

    當天宗宗主和天玄子在天邊消失地無影無蹤,平原上弟子們這才反應過來,不停地高喊蘇離的名字。

    天玄子是那麼的不可一世,名聲是那麼的大。

    可是那又如何?

    從頭到尾,蘇師兄只出了兩劍。

    那個天玄子連蘇師兄兩劍都扛不住!

    天玄子就那樣還算是玉璞境?

    天玄子的玉璞境該不會是假的吧?

    「糟了呀。」

    趙雄拓看著那一些新入門的弟子們,暗道一聲。

    「確實是糟了。」

    添勾峰峰主搖了搖,眼中也是擔心。

    「唉,我懂你們意思。」

    刑罰堂堂主眉頭皺起。

    「如今怎麼辦?新入門的弟子該不會以為只要到了玉璞境,就是蘇離這個強度吧?」

    「不清楚。」

    綠茶峰峰主捏了捏自己的眉頭。

    「我們得幫他們梳理正確的戰力觀。」

    這些新入門的弟子最高才不過是洞府境。

    而這次見到了這次玉璞境的對決,看到了蘇離強大的實力,很有可能就會把蘇離的戰力作為玉璞境的衡量。

    覺得玉璞境就應該像是蘇離這樣。

    最不濟,他們覺得自己也該有蘇師兄的五成功力吧!

    可實際上的是,蘇離玉璞境的五成功力,比這天玄子還要強了

    就連這些堂主峰主,都沒有見過如此可怕的玉璞境。

    他們擔心這些弟子到時候好不容易進入了玉璞境。

    結果發現自己的玉璞境,戰力還不到蘇師兄的三層。

    怕這一些小傢伙心態可能會爆炸

    天宗宗主將天玄子帶到一座山峰之上,給他運功療傷。

    足足花了一天一夜的時間,這才把天玄子體內的劍氣給排出。

    「多謝師父給徒兒療傷。」天玄子虛弱地開口道,語氣之中滿是愧疚,「徒兒給師父您丟臉了。」

    「不,不怪你。」

    天宗宗主搖了搖頭。

    「那個蘇離雖然只是玉璞境,但是他的玉璞境強度迄今已來,怕是只有他獨一份。

    就算為師是飛升境與他對決,他恐怕也有兩層的勝算,若是以死相拼,他怕是有三成半的勝算。」

    「這」

    天玄子驚了。

    玉璞境和飛升境對決,蘇離竟然能有三成半的勝算。

    這怎麼可能呢。

    不過感受著當時蘇離的那一劍。

    自己的玉璞境在那劍下脆如薄紙。

    好像,也並非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總而言之,願賭服輸,我們天宗不會踏入黔靈洲一步。

    此外,你和忘蝶的事情。

    其實徒兒,你自己也是知道的,你和忘蝶是不可能的,就算是你贏了,忘蝶也不會喜歡你。

    忘蝶師侄的性格,我隱隱也知道了一些。

    她認定一人,便是一生。

    你之所以前來找蘇離對決,只不過是覺得心中有一口氣放不下而已。

    如今你輸了,這一口氣,你也該放下了。

    好好的去閉關吧。

    大世來臨,最後這個世間誰能夠站在最後,還不一定呢。」

    「是。」

    天玄子恭敬一禮。

    「另外,這個給你。」

    天宗宗主從儲物袋中拿出一塊銅片給對方。

    感受著這銅片上的道韻,天玄子咽了口口水:「師父,這是?」

    「這是天道鼎的碎片,你拿著,然後你先回去吧,為師要見一個朋友,等等為師再追上你。」

    「是。」

    小心翼翼地接過碎片,天玄子起身飛離。

    而就當天玄子剛離開,後腳一個老者從空中落下,站在了天宗宗主的身邊。

    「怎麼樣?」

    老者微笑地摸著自己的鬍鬚。

    「考慮清楚了嗎?

    天宗是否要跟我天庭合作?

    你那乖徒兒可是輸的很慘。

    跟我們合作,我們保證,會讓你那徒兒成為世間頂點的存在!」

    
  • 小提示:按【空格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