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躬匠之國!

2022-10-01 作者: 焰火璀璨
  第411章 躬匠之國!

  「我肖恩是什麼身份,也是區區一個日本外交大臣想見就能見的,讓他滾!」收到日本人找關係要見自己,肖恩撇著嘴,大手一揮,拒絕的氣勢十足!

  洛林嗤笑一聲,轉身走了。

  現在肯定不能見啊,這才哪兒到哪兒,艦隊又不是飛機,現在剛過馬六甲,還沒到菲律賓呢,距離日本海還有很遠!

  而作為這件事情的發起者,通用電氣自然要緊跟肖恩的腳步,那邊直接以董事長在歐洲出差給拒絕了。

  保護傘和通用電氣不為所動,那些代理華盛頓案件的十幾家律師事務所更不會妥協了。

  誰這時候敢對他們施加壓力,他們就敢曝光誰,一個干預司法公正的帽子扣上去,全都要死!

  反正新世紀傳媒是絕對不會拒絕爆料的!

  日本人的活動沒有取得任何效果,不是不捨得砸錢,而是政客也要考慮政治風險啊,總不可能為了錢連政治生涯都不要了。

  當然,這一波活動也不是沒有任何效果的,起碼肖恩就又給新世紀傳媒出了個主意。

  當日晚上,新世紀傳媒就有新節目了!

  「大家都知道,這些天日本產品鬧出了很多事故,很多之前被隱藏起來的問題也都被紛紛曝光出來,產品質量受到大家質疑,給美國社會和民眾造成了很大的影響的,但,有條件通過法律維權的只是少部分人,那麼,喬恩先生覺得,日本人會怎麼應對這次危機呢?」主持人對著嘉賓問道。

  「作為國際性大企業,這時候當然是要站出來承擔責任了,比如召回問題產品,對問題產品進行賠付,為給用戶造成的損失進行賠付,公開致歉等等,我們都知道,到了這個階段,企業的聲譽遠大於那些經濟損失。」經濟專家喬恩侃侃而談,「如果企業的聲譽被敗壞了,那麼,消費者出於不信任原理,會拒絕購買一切這類產品,這對企業來說無異於滅頂之災。」

  「當然,正常公司也許是這麼做的,那麼,日本公司是正常公司嗎?」主持人神秘一笑,大聲說道:「來,我們看一下收集到的,日本方面發生商業或者政治事故之後,相關責任人對事件處理的視頻資料。」

  電視上先是放出來引發事件的公司,對公司進行一番介紹,不是小公司,然後放事件起因,最後是公司高層處理方式!

  「對不起,給大家添麻煩了!」一聲整齊的吶喊之後就是公司領導層九十度鞠躬。

  事態升級……公司全體員工一起九十度鞠躬。

  連續放了幾次案例,喬恩整個人都傻了,呆呆地問道:「不是,等等,然後呢,補償措施呢?」

  「很抱歉,並沒有!」

  「這,這,這,我承認他們的態度很好,嗯,很大一部分人要的也僅僅是一個態度,可,這也不能一點補償措施都沒有啊!」從專業角度出發,喬恩完全無法理解。

  「那麼,我們再來幾個案例,這次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公司,包括引發這次事件的東芝、三菱、日立等公司。」主持人再次說道。

  片子快速播放,還是面對媒體鞠躬,集體鞠躬。

  如果是造成了人員傷亡的大型事故,那就是跪地磕頭,集體出來跪地磕頭!

  至於跟更具體的賠償措施,那是想都不要想了!

  一開始,電視機前的觀眾還覺得,日本人的態度還是很誠懇的,很有誠意的,可同情心這種東西,一次,二次,三次,多了也就耗盡了。

  你特麼不能總是鞠躬磕頭就了事吧!

  「事實上,不單單是日本的企業是這種態度,政府官員在面對事件的時候也是這個態度。」主持人繼續說道:「還是用案例來說,一教育省官員,利用職務之便,15年時間內,強迫了1300多位女性與其發生關係,其中有452人是未C年。」

  說著,電視上放出來磕頭道歉的畫面,淚流滿面,很是誠懇,辭去職務……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所以,我斷定,對於躬匠之國來說,這次事件,日本人也只會出來鞠躬就夠了,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新聞播出後引起渲染大波,有人相信,但還是有大多數人不信。

  畢竟這簡直就是在挑釁人的世界觀,怎麼可能不管什麼事情鞠躬道歉就可以的呢!

  結果……第二天。

  為了應對目前全美爆發的反日風波,涉事的幾家公司不得不出來向公眾道歉。

  穿著和服,一臉沉重,對公司產品給眾多用戶造成的『不便』公司全體員工感覺十分的抱歉!

  然後就是全體員工九十度鞠躬。

  這一下,現場立刻引起軒然大波,現場記者既氣氛又高興。

  氣氛是這些日本人太他媽的不負責任了,沒把美國爸爸放在眼中,高興是大新聞來了!

  媒體界的狂歡!

  一時間,新聞媒體上再次掀起一陣反日風波,日本人偷換概念,將損失和災難變成了不便,推卸責任,毫無廉恥!

  面對日本人的態度,普通的美國人被媒體煽動的,更加惱怒了!

  只是到了商界,又是另一番看法了。

  ……

  「日本人不知道這是你的陰謀,他們瘋了?」鹿島上,洛林就一臉不解地問道。

  「你這就是不懂什麼叫危機公關了,那你告訴我,不道歉還能幹什麼?」肖恩抬手挑了挑洛林的下巴。

  「當然是站出來負責了!」洛林張嘴去咬,肖恩連忙收回手。

  「負責?賠款?不要錢的嗎?那是最後的辦法!」肖恩冷哼一聲,「對於資本家來說,節操什麼的根本就不存在,能道歉糊弄過去最好,哪怕糊弄不過去,讓事態爆發出來也是好事!」

  「這能大大加快民眾熱情的消耗,熱情也不是無限的!」

  「等反日口號喊的差不多,熱情消退,媒體炒無可炒的時候,事情也就過去了!」

  「普通民眾的記憶里只有7天,時間稍長,他們自己就忘記了,該消費還是要消費,市場上東西都這麼多,至於普通人的呼聲,誰在乎呢?」

  「真正能對資本家造成威脅的只有資本家!」

  「他們怕的是我!」肖恩伸出大拇指指了指自己,「他們怕我利用輿論對他們施加壓力!」

  「不過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賠錢,那何必這麼早站出來賠錢呢?」

  洛林眨巴眨巴眼睛,這,雀食哈。

  「哼,你們這群資本家就沒有好東西!」

  「行了,不錯了。」肖恩嘿嘿一笑,「過些年你就會發現,能出來道歉都已經是高標準了,那些人會勾結老爺,操控媒體,將事情全部推給普通人。」

  「什麼餓意討薪,餓意辭工,餓意補償,餓意維權,餓意返鄉都會出來的,到時候,還要依法予以處理,要零容忍,要高壓嚴打!」

  「瘋了吧,上班給薪水不是理所當然的嗎?討要薪水怎麼就成惡意的了!」洛林嗤笑一聲,「這根本就不可能,我不信,資本家就算再瘋狂也沒這種能力,想都不敢想。」

  肖恩只露出一個詭異莫測的笑容,現實永遠比小說更精彩!

  ……

  本子指望民眾熱情很快過去的算盤是打錯了,肖恩絕對不會准許的。

  新世紀傳媒加大報導力度,福克斯這邊也跟上,實體製造業的這些資本家們也開始跟風。

  近年來,從紡織品到鋼鐵,從半導體到機械製造,雙方結怨多了。

  很快,歐洲這邊也開始報導相關事件!

  日本登上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是踩著很多國家,很多資本家屍體登上去的,仇人太多了!

  全世界資本家聯合起來……

  肖恩更是吩咐人直接將索賠金額曝光出來,35億的索賠震驚全球。

  另一邊,通用電氣也不甘落後,也爆出來15億的索賠金額。

  緊接著就是華盛頓的受災公司和群眾聯合體,十幾家律師事務所總計爆出來的索賠金額高達160億美元。

  這幫傢伙胃口更大。

  不過,從檢測事故到現在,前後已經五天了,華盛頓還有小半地區沒有恢復電力供應呢。

  沒辦法,電網線路也要重新梳理。

  最麻煩的是設備全部要重新採購,而繼續採購日本貨還是美國貨上出現了分歧。

  理論上來說,出了這麼大問題,要採購美國貨的,安全。

  但實際操作上,政府和電力公司這邊拒絕採購美國貨!

  理由很充分,如果給華盛頓貧民區換上了美國貨,那麼其他地方呢?

  州內其他落後區域是不是要公平對待?

  這就打破了美國社會一貫的政策,稅收高地區提供高服務標準,稅收低或者沒稅收,虧錢的地方提供低端標準!

  更何況,誰說低收入地區就沒油水了?

  利益集團露出謎一般微笑!

  阻礙很大。

  換可以,通用電氣除非能提供低端產品,不然,那就只能被排除在外。

  偏偏通用電氣還生產不出來這種低端品……

  別覺得奇怪,生產線、原材料、工人都是行內高端,即便是強行向下壓,在高昂的成本面前,那就一點利潤都沒有了。

  當然,也可以去收買利益集團……問題是那點利潤值不值得啊!

  垃圾不是你想產,想產就能產……

  2020年,8月4日,紐約遭遇颱風,約市7萬戶家庭停電,皇后區受影響最為嚴重,有46528戶居民遭遇停電,曼哈頓受影響程度最輕,只有68戶的電力供應中斷。

  作為港口城市,紐約遭遇颱風影響是家庭便飯。

  ……

  「告訴他們,沒什麼可談的,只要賠償給了,相關新聞立刻就會撤銷!」

  「什麼,不想給錢?」

  「不給錢跟我扯你媽誠意啊!」

  「誠意,誠意,什麼他媽的叫誠意,誠意就是35億美元!」

  「不賠錢讓他們滾犢子!」

  啪,肖恩直接將電話掛斷!

  傻逼!

  「諾里斯,給跟我們合作的議員打電話,讓他們跟媒體說,為了維護美國民眾的生命財產安全,會對國會提出專門針對日本產品的嚴格檢查程序和行業標準,堅決打擊文字遊戲和擦邊球策略。」

  「對那些給美國民眾生命財產安全造成巨大危害的企業,啟動調查預案,調查一下他們在美經營行為是否有違法犯罪的地方。」

  「好的,老闆!」諾里斯點點頭,連忙下去通知。

  議案是議案,並不代表就一定能通過。

  不過現在風頭正好,起碼能給議員們刷一波聲望,也給日本人更大的壓力。

  再他媽的不屈服,政府很可能出於對民眾的壓力真的通過相關調查。

  到時候日本人就慘了。

  當然,話是這麼說,什麼民眾壓力都是扯犢子。

  民意多了,政府尊重的時候又有幾次!

  中期選舉都已經過去了,民意就是個尿盆,需要到時候端過來用用罷了。

  關鍵的是,現在實體製造業集體敵視日本人,金融界正利用忽然沸騰起來的民意對日本資產進行收割呢。

  到時候有一些與日本公司關係密切的利益集團,但能量還是不夠。

  在日本企業有股份的美國財團也不會出手,真以為公司股東就一定希望公司欣欣向榮,一切都好?

  別扯淡了!

  這會兒東芝、三菱等日本企業倒是求到了美國財團頭上,可得到的結果就是民意洶洶,等風頭過去再說。

  短期的股價波動在長期看來無所謂。

  洛克菲勒跟個大財團有過溝通,這時候美國財團不但不會幫忙,反而更想讓日本人多吃點苦頭。

  只有吃了苦頭,才知道這個世界到底姓什麼!

  才知道美國爸爸的懷抱有多麼溫暖!

  才會讓出更多股份,更多利益出來!

  這叫小樹不修不直溜兒,人不修理哏啾啾!

  本子不聽話怎麼辦?

  打一頓就好了!

  ——杜魯門

  美國的政客還是很有職業道德的,特別是在面對金主爸爸的時候,你給錢,他真辦事!

  第二天,象黨的一個議員就在記者面前提了一句,自己將會在下次國會上提出議案,為了保證……巴拉巴拉。

  反正就是一切為了民眾利益。

  又有幾個議員提出對東芝等幾家企業啟動調查,嚴查在每商業活動中是否存在非法行為,不然這麼多不合格的產品是怎麼賣到美國的?

  還有議員站出來批評美國的質量檢測部門不負責,一時間,官方態度陡然強硬起來。

  隨著肖恩發力,通用電氣,通用汽車,福特,惠而浦……很多公司也跟著發力。

  肖恩在國會發力,他們就在地方發力,海關扣押了很大一批日本進攻的貨物,理由是質量抽查。

  幾個州啟動調查案,一些地方法院開始針對一些小案件下判決書,要求幾家公司賠償損失。

  事情都不大,但架不住多,一時間頗有些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意思。

  日本人針對撐不住了,真的開始調查,那問題就多了,資本家怎麼可能那麼老實!

  一個不正當競爭的罪名就能打的他們很難受。

  如果事情是單獨出現的,他們還不在乎,但一起出現,風暴一旦形成,大家就慘了。

  搶占市場占有率的時候千難萬難,丟城失地的時候可快的很,一個不好,幾年努力化流水。

  最關鍵的是,這件不知道為什麼掛起來的反日風暴正在從美國朝著歐亞大陸席捲。

  德國、法國、西班牙、義大利,包括英國在內,都開始有大量關於日本各公司的案件出現。

  媒體報紙一開始只是引用美國的報導,到後面各種本地報導也開始出現。

  幾個國家已經有人提議對日本產品加大審查力度了。

  更讓東芝、三菱幾家惱怒的是,連東方都開始跟風,原本正在談判的一些設備出口和商業合作全部陷入僵局,而來自歐美的競爭對手陸續出現在東邊。

  忽然之間,之前用來忽悠東邊傻子的手段就不好用了,銷售部門砸下去一筆資金之後只得到了一個模糊的消息,這背後有美國人在插手。

  東邊新聞管控很嚴格,肖恩這個名字只在高層中流傳。

  各部門之間缺乏溝通,銷售部門知道東邊很多公司將他們告了,可習慣了洋大人高高在上待遇的他們並沒放在心上,根本就沒注意到將他們告上法庭的並不是東方人,案件早就外包了。

  而身在東邊,根本看不到美國新聞。

  ……

  「告訴他們,我沒在美國,嗯,問就是出差了,具體就是商業機密。」肖恩揮手說道。

  這幾天,日本人瘋了一樣找關係要來見他。

  只是幫日本人傳遞一個要見面的消息,不附帶任何立場的情況下,還是有很多人願意拿這筆錢的。

  當然,這一類的電話打不到肖恩這裡,都被諾里斯的秘書團隊接了,可消息太還是知道的。

  「算了,安排飛機,去日本!」肖恩想了想對著洛林說道:「不要動用空中宮殿,隨便租一架飛機。」

  肖恩準備親自主持關於東芝私自出手五軸工具機的案件。

  實際上,在肖恩從默多克哪裡知道這件事情後,情報部門就已經進入日本開始做前期工作了。

  主要就是接觸東芝的工作人員,拉攏關係,為收買情報做準備。

  另外就是接觸日本當地幫派勢力,消息分高端低端,這並不是說重要性上有什麼高低之分,而是獲取情報的渠道。

  一天之後,東京郊外。

  在第一次來東京的時候,肖恩就吩咐人買了一個宅邸給中森明菜住,這次他就住在這裡。

  「資料調查的怎麼樣了?」

  「都在這裡,老闆。」一個看起來40多歲的日本人男人笑著遞過來一份文件放在桌面上,然後分沒別類放好,「這些是東芝工具機事業部工作人員名單,1980到現在的,中途辭職的人標了紅色,有辭職時間,綠色的是調職的,也附帶了時間。」

  「這一張是我們調查到的,工具機事業部部長谷村弘明及其心腹,有詳細的跟隨他的時間和目前所在部門,處境如何等。」

  「這一份文件是製造部工作人員名單,這一份是部長林隆二及其心腹人員名單。」

  「這一份文件是東芝在東歐各分公司或者分部的名單,其中標紅的是做機械銷售的。」

  「不錯,很詳細。」肖恩笑著給予了一句誇獎。

  「謝謝老闆。」日本男人啪一個鞠躬。

  這些工作對情報部門來說很簡單,都不是什麼保密等級很高的資料,就說工作人員名單吧,不但本部門的人知道,HR知道,就是財務部門都知道,總是要發工資的吧。

  至於誰是誰的心腹這種事,辦公室政治無處不在,沒人比他們部門內部的人更了解誰是部長心腹干將,這種事兒花點錢就能打聽出來。

  最多多核實幾個人即可,同樣沒什麼難度。

  肖恩開始低頭翻看資料,根據肖恩多年來的作案經驗,這種事情不可能是部長親自去操作。

  一定是老毛子一方的人先進行調查,誰是工具機事業部部長的人,切比較具有冒險精神,然後進行試探。

  比如在酒會之類的地方,私下裡秘密接觸東芝的工作人員,而且地址一定是在北歐,具體哪個國家都無所謂。

  老毛子的人都不需要表露自己的身份,只要放出去要高價購買五軸工具機的消息即可,當然,一些私下許諾必須要有。

  消息傳遞到谷村弘明這裡後就等待即可,如果谷村弘明有膽子,自然會派人繼續接觸。

  說實在的,這件事在肖恩看來,東芝高層都未必知道,因為對於龐大的東芝來說,收益和風險不成正比。

  大概率是谷村弘明私下裡的行為,操作方式也簡單,私下達成交易之後,讓對方在不受到巴統限制的北東歐國家,比如挪威、丹麥、瑞典註冊一家公司從東芝訂購一些設備。

  谷村弘明再秘密接觸製造部的林隆二,只要兩人達成協議,到時候將生產部門的記錄改動一下,上報的是那邊訂購的機械配件,實際生產的是五軸工具機。

  無非是欺上瞞下而已。

  剩下的就更簡單了,裝箱,發貨,只要東西上了老毛子準備好的貨船,那就萬事大吉。

  心理素質強大的話就走海運到東歐,這裡地廣人稀,運送到老毛子這邊不是問題。

  急切一點,進入公海後直接掉頭,到海參崴,一千多公里而已,進了老毛子的地盤還怕啥!

  當然,必須要有人去安裝,這種高精密度機械不是看說明書就能安裝的。

  所以,負責安裝的技術人員也必然有參與其中並且分了一杯羹。

  肖恩只需要從谷村弘明的心腹中,找到83年前後在北歐工作過的人員就好,如果恰好還在這之後升職加薪了,那就更沒錯了。

  安裝的技術人員方面,找一下同時間段有到歐洲出差經歷的。

  製造部那邊也是差不多的方法,最後再讓當地幫派幫忙調查一下,83年之後,他們是否換房子了,買新車了之類的大額消費。

  哦,對了,還可以調查一下,谷村弘明之前是否有在股市上虧欠了大筆資金,或者是在賭場輸掉了錢……

  都是很樸實的操作手法!

  肖恩:沒有人比我更懂……
  • 小提示:按【空格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