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富貴榮華,有時候不過都是催命符

2022-10-03 作者: 江上漁
  第412章 富貴榮華,有時候不過都是催命符

  明心見明鏡沉默著不開口,忍不住問道:「明鏡,你真的是今天那老太太的孫女?陸國公府那邊的?」

  問完她又覺得是太過震驚了,到現在她的腦子還沒轉過來:「我的天啊!那可是國公府!」

  三人齊齊看上她,謝宜笑有些頭疼,而後又覺得好笑:「你不會是現在才回過神來吧,好了,也別天啊地啊的,明鏡,你說說吧。」

  「不管是如何,既然今天已經遇見陸老夫人了,她怕是不肯善罷甘休的,這事情到底是如何的,你又是如何想的,也需得是讓我們知道,之後我們再想想接下來怎麼應對。」

  說到這裡,謝宜笑頓了頓:「你若是不願意,誰人也不能強求你。」

  明鏡又是沉默了良久。

  此時已經是夕陽日落了,夕陽的餘暉落滿院子,甚至有些霞光灑落在明廳的地上,映得屋子明亮安靜。

  明鏡深吸了一口氣,而後才開了口:「我自小便早慧,兩三歲的時候已經開始記事了,大概是太過於刻骨銘心,所以那些事情,到了現在還記得。」

  說到這裡,明鏡柔和的臉上忍不住有了幾分鄙夷和不屑:「她大概是覺得我當年還太小,不會記得那些事情了。」

  「我母親出身普通,只是一個小飯館家的女兒,這位陸老夫人當年出了意外,險些喪命,是我外祖父和外祖母救了她一命,後來她還在我外祖父家中呆了很長一段時間,等安全了才離開。」

  「而後又過了很多年,等到了兒女這一輩婚嫁的時候,這位又找來了,說當年我外祖父外祖母救了她的性命,想要結兩家之好,讓我母親嫁給她兒子。」

  「當年那個時候,我外祖父和外祖母相繼去世,家中只餘下我母親一人,我母親被她哄了幾句,又得知國公府權勢滔天,貴不可言,便生了攀附富貴之心,點了頭嫁過去。」

  說到這裡,明鏡輕笑了一聲:「可我母親哪裡知道,這位老太太為兒子聘娶一個出身普通的女子,不過是為了絕了兒子想要爭搶爵位的心。」

  說白了,想要感謝恩人是假,想要冠以報恩之名,利用人家姑娘才是真。

  這權貴世家,若是沒有點本事,一個出身普通的姑娘一腳踏進去了,那是早晚被吃得連渣都不剩,而且陸國公府一眾兒子為了爭搶爵位,正斗得不可開交。

  就算是明鏡不說,在場的三人也可以預見明鏡的母親在那座大宅之中受了多少排擠和委屈,又受了多少陰謀詭計算計。

  若是陸老夫人真的有心報恩,又何必多年之後再出現,又何必將一個普通人家出身的姑娘嫁給兒子,最應該做的,應該是為她尋一門合適的親事才是。

  「她兒子,也就是我生父,不過我早已當作自己是沒有父親的,只將他當作仇人,他不願意這門親事,覺得他這樣的身份,合該是娶一門貴女,一來門當戶對,二來為自己爭奪爵位添加助力。」

  「但是在這陸老夫人的強壓下,最終還是不情不願地娶了我母親,而我母親生下我的第三年就沒了,那會兒我才兩歲多。」

  「母親剛剛去世之後,有一回我在屋子裡睡覺,聽見了陸老夫人在責罵她的兒子。」明鏡捏了捏袖子的袖子,手指握成拳,眼中也有了恨意,

  「原來我母親死去,是因為那個男人給她下了慢性毒藥,那藥一天吃一點,日子久了身子骨都壞了,而後病入膏肓死去。」

  「他原本就不喜歡我母親,而且還恨我母親擋了他娶貴女的路,但他在他母親的鎮壓下,又無力抵抗,最終只得是想了這麼一個法子,除掉我母親。」

  「只要我母親死了,那他一切都可以重頭再來,娶一位貴女回來重振旗鼓。」

  謝宜笑聞言眉頭皺得緊緊的:「我記得這位陸老夫人的親生兒子是現在陸國公府的四爺,娶的是景陽侯府司家女,還生了一對兒女。」

  謝宜笑大概是明白了為何明鏡不願認這陸老夫人了,當年這陸老夫人為了一己私利,拉了明鏡母親這個無辜的人入局,導致人家姑娘早早的被人害死了,香消玉殞。

  再來分明知道了人家被害的真相,卻選擇了包庇自己的兒子。

  明心氣得險些拍桌子:「真的是豈有此理!」

  青螺抬了抬眼皮子:「如今這位陸四爺還好好的,又娶了一門他滿意的貴女為妻,生了一雙兒女,所以當年陸老夫人是包庇了自己的兒子殺妻之罪。」

  陸四爺錯過了爭奪爵位的重要時刻,爵位最終還是長房得了,但他又如願地娶了一門高門貴妻,陸老夫人也得償所願。

  所有人都圓滿了,唯有那個被拉進局中死於非命的可憐女子。

  以及明鏡。

  她年幼之時,母親被父親害死,祖母知道真相選擇了包庇,她恨這個父親,也不原諒這個祖母。

  所以陸老夫人到底有什麼臉面跑出來認孫女的?

  明鏡道:「如此還沒完,那人說了新的親事,景陽侯府貴女,身份那是貴不可言,可是人家姑娘不願意前面的人留下一個女兒,正好是他也不想看見我,於是便將我抱了出來,交給了那景陽侯府貴女。」

  「那女人將我賣去了青樓。」

  謝宜笑手中的扇子掉到了地上,明心豁然跳了起來,氣得要炸了:「這女人當真是歹毒!」

  明鏡閉了閉眼:「大概是我命不該絕,有一夜樓中突然大亂,我藉機逃了出來,險些被人追上的時候正好夫人的馬車經過,將我救了起來。」

  明鏡口中的夫人,便是顧琴瑟。

  所以明鏡寧願是在謝宜笑身邊做一個婢女,也不願再回到那陸家之中。

  富貴榮華,有時候不過都是催命符。

  她只想好好活著,平安地活著。

  明心嗚嗚地哭了起來:「明鏡,你也太可憐了,那陸家人這麼惡毒,早晚有報應!」

  「嗚嗚嗚~」

  明心哭得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

  明鏡想起當年的事情,還有些難過,見她哭成這樣,實在也是無奈:「好了,別哭了,我都沒哭你哭什麼。」

  明心抹了一把眼淚:「我就是心疼你,遇見這麼一堆破爛玩意!」
  • 小提示:按【空格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關閉